廣州誠捷搬家服務有限公司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搬家須知 >> 正文

留學生的搬家故事

編輯:廣州誠捷搬家服務有限公司  時間:2012/11/02  字號:
摘要:留學生的搬家故事

   這一天放學后,我的心情沒有變輕松,因為我要搬出寄宿家庭了,不知道寄宿家庭的女主人布麗基塔,會不會在臨走前讓我難堪。

  2005年9月21日上午,我終于接到了教育部的信件。在教育局和學校之間來回奔波了4次之后,我終于被批準搬出布麗基塔家。

  在澳大利亞,留學生要更換或者搬出寄宿家庭,是要經過一系列程序的。第一步是向教育局匯報狀況,比如說,是否與寄宿家庭的主人相處不愉快,寄宿家庭的主人是否有不正當的行為。留學生提出申請后,教育局會指定專人與學生及寄宿家庭的主人進行溝通,了解矛盾發生的根本原因。教育局會盡量為雙方調解,因為南澳大利亞的寄宿家庭目前供不應求。供不應求的原因很簡單——要想成為合格的寄宿家庭,必須通過非常嚴格的審核。

  如果留學生和寄宿家庭的矛盾實在無法調解,教育局就會為留學生尋找新的寄宿家庭,學生也可以自己尋找新的寄宿家庭。如果學生找到的新寄宿家庭聲譽不好,例如,住在這個家庭里的許多留學生都成績不佳、嚴重曠課,導致最終被遣返回國,那么教育局就會勸說留學生改變主意。如果留學生堅持自己的意見,教育局就會要求與留學生的父母談話,得到充分理由后,才會批準。相對而言,成年留學生搬出寄宿家庭容易得多,他們可以自己租房子,選擇的范圍大了許多。當時我不滿18周歲,所以仍然要選擇新的寄宿家庭。

  在我要搬走的這天晚上,一貫行蹤不定的男主人霍利先生竟然在家。和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一樣,這位男主人靜靜地坐在餐桌前,像尊雕像,也許是在為和一個朝夕相處了半年的學生分別而遺憾,也可能是為失去了一個經濟來源而郁悶。

  我走回自己的房間。前一天晚上我把行李打了包,大大小小一共六七個包。主人早已在門口準備好了吸塵器,仿佛用它來“歡送”我離去。

  我的手機響了,是約翰——送我去新寄宿家庭的人。他是個愛國的人,他那墨綠色的小車上貼滿了澳大利亞國旗,就連車尾的收音機天線上也綁上了國旗。約翰非常熱情地來到布麗基塔家門口,準備幫我拿行李,卻被霍利先生制止。約翰只好站在門外,看著我拖著行李往外走。

  霍利先生的行為可以理解。澳大利亞人非常在意自己的私人空間,只會把要好的朋友或親戚帶回家。同樣,暴露自己的隱私,比如說把面朝街道窗戶的窗簾拉開,也是不雅的行為。

  就在我要離開時,布麗基塔叫住了我:“你過來,過來啊。”我的第一反應是:肯定沒好事兒!在搬走前被房主叫住,最大的可能就是房子里的東西被房客弄壞了,房主要求賠償。

  “果然是不放過我啊……”我對自己說。我強顏歡笑走到布麗基塔面前,她忽然抱住我說:“我們會想念你的,希望你能和新的寄宿家庭相處愉快!”霍利先生在她身后微笑。我頓時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羞愧,心里酸酸的。我主動上前和霍利先生擁抱,說:“希望你們生活得開心,和新搬來的留學生相處愉快!”

  我轉身離開,卻被布麗基塔抓住了衣服,她眼淚汪汪地說:“你走之前,可不可以把粉刷墻角的費用給我?一共22塊。”粉刷墻角?22塊是怎么算出來的?好吧,破財免煩。只是,我怎么也不會想到,幾個月前被行李箱滑輪弄臟的墻壁,居然成了今天熱情擁抱的緣由。

上一條:跟搬家公司一起上路搬家故事 下一條:這是最后一次嗎?還搬不搬了?

服務項目

聯系方式

聯系人:趙小姐
電話:020-8261000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福彩30选5开奖结果